I Want to Keep a…

複合媒材,50x70cm,2020

mini adobeRGB24223725.jpg

Photo王仲平

作品中Myiopsitta monachus是和尚鸚鵡的學名,非常明確指定出鸚鵡的種類,以「超白話」的方式呈現,另外看起來像是不小心夾到的鸚鵡羽毛是簡白的提示,然而卻沒有觀眾能直接的了解,有心的觀眾會拿出手機查詢,卻依然無法理解這句白話的文字:我想要養一隻和尚鸚鵡的意思就是我想要養一隻和尚鸚鵡。作品名稱中l want to keep a …其中keep就有很多種意思,必須知道學名的意思,才能完成這句簡單的一句話。觀眾到底需不需要認真觀看一件作品或是理解作品的涵義呢?作品如果停留在視覺上的歡愉,由視覺程度決定一件作品的成立與否,是我不斷思考的問題。